缘分注定!渣叔曾轻抚红军队徽 两代狂人英超内斗

如果不是特别的缘分,克洛普或许不会来到安菲尔德,在多特下课后,渣叔一直拒绝各种邀约,可是当红军送上橄榄枝时,他没有说“不”,本周五凌晨,他终于正式驾临安菲尔德,开启了他执教生涯新的一页。一段秘闻是,在2014年8月,克洛普曾经轻抚安菲尔德的标志牌,缘分或许从那一天起就已经注定!

罗杰斯下课后,英国媒体想到的第一个继任者的名字就是克洛普,而果不其然,前多特主帅成为了利物浦的主帅。双方的牵手非常快,在短短数天内,克洛普就同利物浦高层达成了一致,这样的效率还是非常罕见,这说明双方的确“郎情妾意”,说他们之间的牵手是“一见钟情”丝毫不为过,通俗点讲,克洛普和利物浦是“看对眼了”,他们之间甚至有一些相逢恨晚的感觉。

德国队主帅勒夫就认为克洛普非常适合利物浦,“在多特蒙德,克洛普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在球迷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情感印记,我认为同样的历史也会在安菲尔德上演,他非常适合利物浦。”

去年8月,克洛普的多特和利物浦踢了季前友谊赛,颇为戏剧性的是,当时克洛普不自觉的摸了一下“这里是安菲尔德”标牌,那是过去、现在的利物浦球员和教练的传统。看起来克洛普早就对安菲尔德心驰神往,他也早早注定会成为那块神圣球场的主人,只是没有想到,双方的联姻是如此之快,看起来缘分天注定,难得不是吗?

在一定意义上讲,利物浦和多特蒙德在很多方面都很相似,他们两支豪门都笼罩在国内强大对手的阴影下。在英超有切尔西、曼城和曼联,在德甲则是拜仁一家独大。两支球队也都有着强大的球迷群体,Kop看台有着红军球迷声嘶力竭的呐喊,而黄黑之墙也有着大黄蜂球迷无尽的激情。

从威斯特法伦到安菲尔德,克洛普在进行着一场熟悉的旅行,他曾经形容自己的执教风格犹如“重金属乐”,其实这正是渣叔的激情所在。有趣的是,克洛普曾经是德甲联赛的“狂人”,昔日执教多特期间,他曾经和真正的狂人穆里尼奥交锋,当时克洛普的多特曾击败穆帅的皇马。时光流转,如今克洛普来到安菲尔德,穆帅也重返斯坦福桥,两人似乎是命中注定的敌手,而红蓝大战一直是英超联赛的主题之一,两大“狂人”主帅必然又会将竞争推向新的高潮。

老太上鉴宝节目鉴定金钗,专家说是赝品!老太反问“知道我母亲是谁么”,专家赶紧改口!

明确了!2023年浙江高考语数外使用全国新高考I卷,选考科目省内自主命题

iOS 16.1 Beta 4发布:iPhone 14 Pro灵动岛样式变了

9月iOS设备性能榜公布!iPhone 14 Pro 的A16仅排第四

细节处理零差评!热刺推出「特别版球衣」告别白鹿巷

今天凌晨,118岁的白鹿巷球场的告别战,托特纳姆热刺主场2-1战胜曼联,提前一轮确保了球队本赛季亚军的成绩。热刺以

本场比赛中,热刺球员身穿“特别版”球衣。以此致敬白鹿巷球场和Tottenham Tribute Trust基金会。

PS:Tottenham Tribute Trust基金会以关爱和帮助前热刺球员、铭记他们对俱乐部贡献为目的,是热刺俱乐部独立注册的基金会。

—球衣胸前刺绣设计本场比赛的对赛信息,包括了主客场球队名以及比赛时间;

—球衣背面领口处印制了特别款logo:以热刺队徽、白鹿巷球场、1899-2017为基本元素,结合设计;

在比赛开始前的热身上,热刺球员身穿纪念版T恤,各处细节与纪念版球衣一致。

亚军成绩是热刺54年来在顶级联赛的最好成绩,上一次获得亚军是1962-63赛季。本赛季热刺恐怖的主场成绩更是冠绝英超,他们在白鹿巷的19场比赛取得17胜2平的成绩成为全英超唯一的主场不败。

以一个英超历史最好成绩和赛季主场不败的完美战绩告别118年的家。白鹿巷球场本赛季结束后将整体拆除原址重建,热刺新赛季将借用温布利作为主场,在2018-19赛季再回到新球场。

同样的“告别球场”的纪念版球衣,热刺同城对手阿森纳的海布里也一样经典。走过了在阿森纳历史中的93年时光后,2006年5月7日海布里迎来了最后的告别时刻。一场艰苦的持久战后,阿森纳4-2战胜维冈竞技。

穆里尼奥亮相妙语连珠:不需要引援 下赛季能争冠

穆里尼奥在当地时间周四下午两点的这次新闻发布会,在某种程度上风头甚至盖过了本轮英超的所有比赛。葡萄牙人并未身穿正装出席,而是在紫色的训练服外面套了一件深蓝色的羽绒马甲。整个新闻发布会长达45分钟,重返英超帅位的穆帅举止从容放松,不过其中依旧随处可见他招牌一般的妙语。

穆帅的发布会从恭维自己的前任开始,他对波切蒂诺在热刺过去5个赛季的工作成果表示了祝贺,并且代表球队表示,“这家俱乐部随时欢迎波切蒂诺回家看看。”不过随后有媒体问到这支球队本赛季状态低迷,是否是因为输掉了上赛季的欧冠决赛,热刺新帅立刻恢复了自己的桀骜本色:“这点我不知道,因为我可从来没输掉过欧冠决赛。”

热刺的这次换帅被英格兰媒体称作英超历史上最为波谲云诡的“24小时”,波切蒂诺在下一个比赛日前4天下课,这也让穆里尼奥在周三上任当天就直奔球队训练场,不过葡萄牙人也透露,自己其实对此早有心理准备:“我之前就预感到自己可能会在赛季中段接手一家俱乐部,因此我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我只有一到两天的时间来备战自己的首场比赛。”

穆里尼奥在切尔西的两次上任发布会,分别用“特殊的一个”和“开心的一个”来形容自己的角色和状态。这次入主热刺,他倒是没用类似的表述,穆帅只强调自己现在的心态非常之好:“我很放松,且充满干劲,也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我觉得球员这两天也能感觉到这一点,我来这里是帮助他们的。”

波切蒂诺之前的下课,被外界认为是在转会市场被动,进而影响到更衣室的士气所致。而热刺的这次换帅,也让英格兰媒体和球迷猜测,会是球队改弦更张的重要信号——由一向对引援颇为挑剔的穆里尼奥接管帅印,可能意味着这家曾在两个转会窗口零引援的俱乐部也加入到英超军备竞赛的行列。而让人意外的是,穆里尼奥对此进行了否认:“现在队内的这批球员就是给我的最好礼物,我不需要引进新的球员,我只需要更好地了解现在手上的这批球员。我之前对他们已经有所了解,但是在你和他们面对面共事以前,你对自己球员的了解永远谈不上深入。”

热刺现在排名联赛第14,虽然距离积分榜第5仅有3分的差距,但是穆里尼奥还是希望热刺球迷本赛季先面对现实,不过同时他也强调球队现在这套阵容具备争冠的实力:“我们这赛季是无法在英超夺冠了,至于下个赛季的联赛冠军,我不能说我们会夺冠,但是我觉得我们有能力夺冠。”

与此同时,对于那些担心热刺在换帅后球风会趋于保守的球迷,穆帅也告诫他们不必担心:“我们球队的足球风格会和以前相当类似,当然我会增加更多的细节,因为有时候这些细节会发生改变。但是球队的风格必须要适应俱乐部的文化,也必须要和队内球员的风格相匹配,这点是毫无疑问的。”

至于穆帅本人,他之前在足坛一向以场内指挥激情洋溢、场外发言肆无忌惮而著称。在被问到是否会延续这一个人风格时,穆帅的回答则让媒体莞尔,至少记者们确信,他们熟悉的那个狂人肯定不会用毫无创意的套话来敷衍自己:“我意识到在职业教练生涯里,自己犯过一些错误,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我会犯一些新的错误。当然如果你输掉比赛的时候还开心,那你在职业教练生涯里很难成为赢家,但是你得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始终保持信心满满的状态,这一点非常重要。”

此番执教热刺,也是穆里尼奥在切尔西和曼联之后执教的第三家英超俱乐部。热刺和切尔西同在伦敦,且相互关系敌对,因此媒体很感兴趣他将如何处理和蓝军及蓝军球迷的关系。有人还提到了之前先后执教过阿森纳和热刺的格雷厄姆,据传他在自家别墅的游泳池底镶嵌着一枚巨大的阿森纳队徽,隐晦地表达着自己内心的归属。而穆帅则打趣道,自己会穿带有热刺队徽的睡衣以表忠心:“我在哪执教就是哪家俱乐部的人,我甚至会穿着俱乐部的睡衣入眠。我是一个为俱乐部献身的人,但是我同时对多家(执教过的)俱乐部怀有情谊。”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豪门队徽历史:托特纳姆热刺

热刺自从1901年足协杯决赛开始便沿用一只雄斗鸡图案作为俱乐部象征。由于俱乐部以兰开斯特王朝的亨利?珀西爵士(人称Harry Hotspur,曾被莎士比亚写入其剧作)命名,故此顺理成章使用他闻名的马刺和斗鸡作为象征形象。到了1909年一位名叫威廉?史葛(William James Scott)的队员为球队铸造了一个铜像,在斗鸡脚下另外加上一个球形底座,会方决定把铜像放置于球场西看台的屋顶之上,从那时至今它便屹立不倒一整个世纪,默默观看球队所有的主场比赛。

1982年是俱乐部诞生100周年庆典,在会章亦加入纪念字样。此时的队徽已与现在相似。

1983年热刺为了对抗未经授权的盗版商品,队徽需要变得更复杂一些,于是俱乐部在图案中新增两只红色图腾狮子和俱乐部座右铭,这个队徽在随后的20多年里均有应用在热刺球衣上。

1997年热刺的新队徽出炉,在盾形纹章里渗入了与托特纳姆区有关的地标和设计。在盾形两侧的狮子是诺森伯兰家族的徽号,因为亨利?珀西正是家族成员之一以及托特纳姆的大领主。绘于左上方的城堡代表距离球场仅400码的布鲁斯城堡,其现址已改为博物馆。右上方的7棵树木则纪念托特纳姆市曾有七姐妹于“Page Green”一地植林的事迹,当地铁路和地铁、道路也有的以此命名。盾形下方缎带则写有拉丁格言“Audere Est Facere”。不过在使用了2年之后,队徽却于1999年恢复原来的样貌。

2006年1月19日,热刺俱乐部官方宣布推出新队徽。为了配合俱乐部形象革新和现代化,会方聘请了专业设计公司重新打造队徽,新版队徽比之前的简约,线条清晰,保留经典的同时令人耳目一新,由2006/07年度赛季开始正式使用,而绣在球员制服上的会徽则会略去下方的俱乐部名字。该队徽一直沿用至今。